主页 > V荟生活 >【专题】直播拍卖吸金又吸睛 消费者恐求偿无门 >

【专题】直播拍卖吸金又吸睛 消费者恐求偿无门

【专题】直播拍卖吸金又吸睛  消费者恐求偿无门

+1 的真相─解码直播拍卖专题之二

直播拍卖风行,人气直播主脸书追蹤人数动辄十几万人,愈来愈多商家抢搭热潮,让直播成了时下最夯、最吸金的新商业模式。但民众喊 +1 购买的背后,却也衍生出不少消费纠纷。

手机萤幕里卖家喊得激动,网友的回应也此起彼落,吸引民众薛先生跟着喊 +1,「我觉得我可能脑波比较弱吧,因为他们有非常棒的销售能力,会无限放大商品的优点,乍听之下你会觉得价钱非常便宜。」薛先生笑说,自己总是很容易就跟着下标。

直播消费争议倍增 退换货占7成

刺激冲动购物的直播行销方式,不仅商机暴涨,消费问题也随之增加。根据行政院消保处统计,106 年直播购物争议有 50 件,107 年不到 8 个月,已累计 61 件,消费纠纷暴增,其中高达 7 成都是因为商品有瑕疵,及卖家拒绝 7 天内退换货,其次则是广告不实误导而衍生的纠纷。

行政院消保处处长刘清芳强调,直播属于通讯交易,卖家应依据消保法第 19 条规定,除在 7 种例外情况下,包括易腐败、保存期限短、书报杂誌或已拆封影音商品、电脑软体和卫生用品等等,其余商品都应给予消费者 7 天鉴赏期,并在直播当下充分揭露资讯。

脸书定位社交平台 无实名制难溯源

但无论是哪一种纠纷,由于社群平台直播购物,交易纪录只在拍卖影片里,如果业者下架影片,消费者又没有留存,将难以追究,更麻烦的是脸书无实名制,即使消费者求助消保处或消基会,脸书若不愿提供卖家资料,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。

「脸书是国外的业者,在台湾是没有人管的,而且他们界定自己是一个社交平台,不是一个购物平台。」台北市主任消保官何修兰无奈表示,目前脸书与台湾的合作仅限刑事部分提供警方查缉,无法扩及其他行政部门,若少了物流或金流第三方业者,根本无从追溯卖家资料。

消基会处理申诉个案时,也遇到类似情况。消费者文教基金会董事长游开雄举例,有民众透过直播购买电脑,却没收到正确商品,回头找直播主才发现,在脸书无实名制的情况下,根本找不到卖家。

【专题】直播拍卖吸金又吸睛  消费者恐求偿无门

游开雄表示,即便消基会发函给脸书业者,通常只会得到制式回覆,「他们讲的就是那套,因为母公司在美国,公司的政策都是跟着美国母公司,我们的资讯、伺服器全部在那边,无法提供。」

脸书公关在面对记者相关询问时,相当低调,并未做任何回应,仅提供脸书社群守则等资料供参考。

直播互动有趣无疑心 真伪掺杂受骗

另一种常见的直播纠纷,是卖家贩卖仿冒精品。「这些全部原厂,阿邦师不卖仿的,各位,我们每一个商品都有证书。」知名二手精品集团阿邦师在直播时口沫横飞,再三强调不卖赝品,却被一百多位消费者指控卖假货。

受害者林小姐表示,2016 年时,觉得直播有互动,好玩又有趣,首次下单花四万多元购买一支精品古董錶,但第一次向阿邦师购买精品,就买到假货。

「当下我有问拍卖官说,这是真的或假的,他告诉我这是真的,又标榜说它的錶冠是蓝宝。」林小姐说,后来找了珠宝业朋友测试,发现錶冠根本不是卖家说的蓝宝石,只是一般塑胶材质。

阿邦师自开鉴定书 诈逾三千万

林小姐提出质疑后顺利获得退款,但当时以为这只是二手收购的个案问题,不疑有他,又陆续花了近百万购买精品后,才惊觉阿邦师的商品有真有假,加上她的姐妹淘也在阿邦师直播上,以市价不到一半价格买到假精品,于是召集其他受害者开记者会控诉,也在网路成立自救会。

警方侦办发现,阿邦师集团为取信消费者,涉嫌成立精品鉴定中心替仿品开保证书,不法吸金逾三千万。保二总队刑警大队长李泱辑表示,这一百多件案子,阿邦师推託都是寄卖品,或店员在店面收购到的二手品,却拿不出任何交易单据证明,谎言不攻自破。

类似案例愈来愈多,为揪出不肖业者,警方 2017 年开始在深夜时段监看网路卖家。根据警方统计,106 年查获直播卖仿品有 5 件,但 107 年截至 8 月底,件数已飙升至 48 件。

假冒卖家诈骗 境外洗钱抓不到

不过,除了卖家诈骗案,脸书直播拍卖也被诈骗集团盯上,假冒卖家要求汇款的事件时有所闻,这类诈骗有些是利用境外洗钱管道,警方查不到境外交易纪录,也难以追究刑事责任。

科技日新月异,法规订定的脚步不及科技发展速度,儘管政府已开始正视直播交易产生的问题,但寄望制度规範外,民众也有必要提升自我消费意识,下标前睁大眼睛,先替自己把关,别成了待宰肥羊。

延伸阅读:

【专题】有温度就有冲动 直播卖赢网购【专题】规範VS自律 直播拍卖的未来?【专题】内行看门道 直播购物如何自保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