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E生活君 >华亚科末代董事长李培瑛独家告白 >

华亚科末代董事长李培瑛独家告白

华亚科末代董事长李培瑛独家告白

12 月 6 日,华亚科技正式成为美光 100% 子公司,创办人李培瑛也卸下末代董事长职务。也就是这一天,李培瑛接受《财讯》独家专访,针对外界对华亚科技和南亚科技的诸多疑问,现身解答。

12 月 6 日,李培瑛自动解任华亚科董事长的职务;至此,华亚科这家公司正式走入历史,李培瑛,也成了华亚科末代董事长……这一天,他同时完成了台湾半导体产业今年第 2 大金额的购併案。美光和华亚科同时宣布:美光以 1,325 亿元台币、每股 30 元价格买下华亚科全部股权;仅次于日月光併硅品的购併金额 1,700 亿元。

高启全不愿意下的棋
李培瑛把它变成一盘活棋

2015 年 11 月,李培瑛在风暴中接下华亚科董事长的位置。接任前 1 个月,华亚科前任董事长高启全跳槽中国紫光集团,一夕之间,谣言满天飞。外界传言,高启全是因南亚科无力投资华亚科 20 奈米製程升级而求去。

李培瑛却在一年后,把高启全不愿意下的棋局,变成了一盘活棋。第一,华亚科股价最低曾跌到 2.5 元,技术也仰赖美光,但他却说服美光,以每股 30 元价格买下全部华亚科股份。第二,他把出售华亚科收入,一部分换成美光股份,台塑集团因此成为美光第三大股东,既能维持和美光的策略合作关係,也维持在动态随机存取记忆体(DRAM)产业的影响力,同时跳出 DRAM 产业不断投资升级新製程的钱坑难题。第三,他把另一部分资金,用来帮南亚科升级 20 奈米製程,也得到美光同意,取得下一代技术授权,南亚科在 20 奈米以下的製程,仍将保有竞争力。

这一手,就像是围棋高手竞技时使出的技巧,表面上看,是让出了自己一大块地盘,实则为自己被绑死的资产鬆绑,争取到更大的空间。

过去这一年,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旗下的长江存储,不断希望得到美国最新技术授权,或和美光合作,却迟迟无法突破。

李培瑛一出手,不但让美光加码千亿元台币投资台湾,还让台湾记忆体产业能取得美光新技术,持续发展。

12 月 6 日,就在正式卸下华亚科董事长头衔当天,李培瑛神情愉快的接受《财讯》独家专访,畅谈美光併华亚科案,他进一步指出,全球记忆体产业已出现重要转变。以下是专访内容:

「心情挺複杂的,有点像嫁女儿,不捨又欣慰」

《财讯》记者问(以下简称问):从谈判到最后点头与美光联姻,你的心路历程有何转折?

李培瑛答(以下简称答):其实对我来讲,心情是挺複杂的。

在加入南亚科之前,1984 至 1996 年服务于美国东岸的 IBM 半导体研发团队;钰创的卢超群董事长、日月光的吴田玉执行长、台积电的孙元成技术长,都是我当年的「IBM 校友」。

当时公司一直苦于缺乏具备竞争力的技术来源,于是,我说服南亚科前总经理连日昌找英飞凌做研发、拿技术,但担心技术大厂看不上南亚科的研发实力,因此提出「合作投资製造公司」和「共同研发」相辅相成的整体合作模式,研发出来的技术大家共同分担费用,放到共同投资公司,可以持续赚钱与投资,南亚科比较没有资本压力,又可以从这边拿产能,就不用独立投资。

接着合约内容由我、高启全、谢秀明(南亚科前资深副总)3 位合作完成。2003 年成立华亚科技,因此,我称得上是华亚科的创始人之一。

华亚科算是光荣完成 DRAM 产业的阶段性任务;心情有点像是「嫁女儿,既不捨又欣慰」;欣慰的是为女儿找到好归宿,同时更重大的意义是把全球记忆体关键元件的製造留在台湾,用台湾的人才与基础建设,只是未来公司营运规画由美光决定。

问:为何决定全部卖给美光?

答:DRAM 产业相当严峻,各厂竞争惨烈的结果,英飞凌衍生奇梦达,接着奇梦达营运困难。2008 年由我、连日昌、谢秀明代表南亚科和美光执行长邓肯(Mark Durcan)完成合约,引进美光取代奇梦达。然而,DRAM 市况挑战加大,最后南亚科不得不停掉与美光的共同技术研发,把华亚科产能统统给美光,就是华亚科变成纯投资。

当我接下华亚科董事长暨南亚科总经理职务,思考到华亚科既然是投资,为什幺是投资华亚科,而不直接投资美光?也就衍生出改变整个策略合作的模式,并与美光取得 1x/1y 技术授权的选择权,为南亚科将来铺路。把华亚科卖掉后,南亚科将三分之一的资金投资 20 奈米製程,另外三分之二用来投资美光。

问:华亚科卖给美光,台湾是不是因此失去 DRAM 产业?

答:其实是没有变的。你讲的是有没有技术这条路的延续路线。华亚科虽然是美光拥有,但从生产、进出口、交易、封测都还是在台湾。不是美国白人在台湾做,就不算在台湾,不能这样子看。(笑)你可以讲美光以后是製造在台湾的一家美国挂牌公司。

「所有权是美光的,但生产、交易、封测都在台湾」

问:未来南亚科的定位是什幺?是否还要面对不断巨额投资的挑战?

答:这的确是最关键的问题(表情严肃)。重点是在说,整个产业结构其实有很大的变化,重大变化涵盖两个主要部分:供给端也变了,需求端也变了。供给端的重要变化是,经过整合与淘汰,2015 年已变成「三大数小」的局面,数家小的都在台湾。

南亚科未来不会盲目追求市占率,但我们也不希望因为「太小」而被市场边缘化。我们有两座 12 吋 DRAM 晶圆厂,如果全速发展,未来(产能)应该会和华亚科一样大,等于是一个适中的规模。

从需求端的角度来讲,5、6 年前是一个 PC 世代,笔电及桌上型电脑大概佔据所有需求的 60%,现在不到 20%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